Entries Tagged as '中文日志'

Thursday, November 15th, 2012

许志永致习近平的公开信——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

Per Dr. Xu Zhiyong’s request, I’m posting his open letter to China’s new Chairman Xi Jinping: 致习近平先生的公开信——一个公民对国家命运的思考   一   我应该祝贺您今天成为中国共产党的最高领导,尤其在这个国家亟待伟大变革的时刻。但我也为您感到深深的忧虑,不知道您是否注意到了这个国家存在的严重问题。   就说刚刚过去的18大,也许您看到的是代表们对报告赞不绝口,各大媒体网站连篇套红回顾十年辉煌展望光辉前景,一片信心百倍欢天喜地的盛世景象。可是如果您仔细倾听,其实欢庆只是浮在表面,光鲜外表下却是一种莫名的紧张气氛。为这个会,数百万的武警、军队、警察以及各级政府“誓死保卫”,北京还要动用140万“志愿者”把守街头,成千上万渴求正义的上访者被非法监控、非法拘禁甚至被黑监狱看守野蛮殴打,连我这样一个温和的公民也被非法限制人身自由不能出家门近一个月了,难道你们担心我去砸会场不成?更荒唐的是,多路公交车窗户被封死,出租车玻璃的摇把卸下来了,公园的游船停止运营了,农民工随身带的劳动工具不得不留在火车站安检处,有些超市连菜刀和水果刀也下架了……这个国家到底怎么了?不就是开个会吗,为什么这么如临大敌?   是的,这个国家有太多“不和谐因素”:那些被强权野蛮掠去房屋和土地的人们,自焚、自杀、被枪杀的悲剧此起彼伏;那些遭遇司法不公的无权无势者,他们年复一年奔走在上访路上;那些在被权力扭曲的市场中挣扎生存的千千万万民营企业,他们缺少公平的发展机会;那些在资源、能源、通信等领域被官僚垄断资本贪婪盘剥的亿万消费者,他们忍气吞声;那些每天为生活中无处不在的特权腐败、为官二代骄奢跋扈而愤怒的亿万普通中国人,他们无可奈何……无论工作多么辛苦收入多么微薄,无论孩子上学择校多少麻烦,无论买房多么遥不可及,无论垄断国企多高的福利,无论王立军们有多少女人,无论红十字会多少黑幕,无论国家议会里有多少外籍人士,无论“砖家”们多么无耻,无论“表哥”、“表叔”们多么风光,无论自家孩子奶粉里多少毒素,无论各种“特供”多么奢华……都要活下去,这社会就这样,该低头的要低头,该找关系的捏着鼻子也要去找,还能对着央视镜头说“我很幸福”。到处都有生活,即使今日北朝鲜也不例外,但一个国家是否正常,要看生活背后人们自然流露的情感,看每个人脸上是单纯幸福还是冷漠复杂,看一些事件人们突然的本能反映。也许绝大部分人都在沉默,只是偶尔在饭桌上骂几句娘,可是,这种沉默会凝结成一种无处不在的氛围,会变成横飞的流言,会在和自己利益不相关的某个时刻突然爆发!   这不是一个正常的社会。一个内部分裂的国家,无比奢华盛大的仪式背后是弱者的绝望和无助,有人是统治阶级,靠权力,靠枪杆子,靠公检法,靠黑社会,拼命攫取私利,然后把财富和子女转移到国外;有人是被统治阶级,无权无势,任人欺压,没有平等的机会,没有普世的权利和尊严,连一点微弱的社会保障也成为强权者蚕食和侵吞的黑洞。一个阶级正在固化的社会,最重要的权力部门最庞大的国家资产属于红二代官二代,穷人的孩子越来越失去机会。一个不自由的社会,所有人戴着镣铐生存,连同我们的教育,幼小的灵性就被套上沉重的枷锁,没有伟大的创造,也没有伟大的文化艺术。一个缺失公义的社会,谁拳头硬谁说话算数,丛林法则恣意张扬人性中的自私、贪婪与仇恨,泯灭这个民族的自由、尊严和每个人脸上纯真的笑容。   无论多么高举团结的旗帜,我们民族从类没有像今天这样人心离散,不仅新疆、西藏,整个国家人心散了。   三十多年来,中国改革开放重新走上现代文明之路,十年来,经济列车继续高歌猛进,GDP跃居全球第二,无数高楼林立,高速公路延伸到偏远的山区……没有人否认这进步,但我们的社会从未抛开专制主义镣铐,所谓中国模式其实就是国家资本主义,经济方面引进了普世价值,市场经济和对外开放激活了发展潜能,而政治方面依然强权垄断一切左右一切,强势政府一段时间内确实能促进经济发展,但由于最终无法建立民主法治的制度,市场被扭曲,社会极端不公,沦为权贵资本主义,强权成为进一步发展的障碍。当最引以自豪的经济也开始放缓,国家资本主义气数将尽。   也许有人怀着善良的愿望,希望在一党控制的稳定秩序下继续发展经济改善民生,以为这些问题都可以在发展中逐步解决。但这不现实,人类社会发展自有其规律,多元化市场经济和一党专制不可能长期相容,中国不可能一只脚迈进了现代文明另一只脚还停留在中世纪。作为一个发展中国家,中国具有巨大经济潜力,完成民主转型后可能发展更好更快,过去十年,俄罗斯、波兰等前社会主义国家、巴西、印度、埃及等等诸多发展中国家的经济都在快速增长,更重要的是,他们的人均收入大都比GDP增长更快,民生显著改善,而中国维稳经费年年暴涨,年年喊民生却贫富差距不断拉大。虚假的民主、巨差的贫富、缺失的诚信、邪恶的不义,这不是中华民族的伟大复兴之路,这是一条通往悬崖之路。   二   改良与革命,在辛亥百年之后再次成为国人热议的话题。共产党内有识之士一直在探索中国特色的政治体制,试图通过加强舆论监督和反腐败约束地方权力,通过倡导法治维护社会公正,通过选拔机制改革选出更有德才的干部,通过有限的党内民主解决内部职位合法性问题。但只要坚持“五不搞”,坚持一党专制,所有这些努力都那么苍白无力,这个党已经演变成谁也不负责任的庞大既得利益集团,所有这些改革的努力都被利益和错综复杂的人际关系消解,政治改革年年喊,喊了三十多年也没有任何实质进步,刚刚过去的大会对人民政改的呼声也没有做出任何实质回应,我很悲哀地看到,执政党已经失去了前进或者后退的能力,等待着历史大潮的淹没。   不可否认,共产党员中有理想主义者,陈独秀等人是理想主义者,1930年代投奔延安的青年有很多理想主义者,改革开放,这个党残存的理想主义者重新萌发,这其中就有您的父亲,他曾为仗义执言而饱受凌侮,当他们竭尽全力终于推开这个国家尘封已久的大门,才知道社会主义中国已累累伤痕家徒四壁。直到今天,仍有理想主义者为政治改革而呐喊,为中国的前途和命运而忧虑,我尊敬他们。   但是,请原谅我的直率,这个体制已没有任何前途。它在我们民族历史上留下太多恐怖、荒诞、耻辱的记忆。从井冈山武装割据开始,创党初期的理想主义就已死去,它内部权力斗争之残酷骇人听闻,为了权力发起一场又一场运动,为了权力不顾亿万同胞饿殍遍野生灵涂炭。它把这个国家分成统治阶级和被统治阶级,让人与人之间互为隔膜、仇恨、厮杀,它疯狂发作的时候,成千上万的中国人以阶级斗争或者忠于领袖的名义彼此视为仇寇相互殴斗残害,这个民族富有智慧正直敢言的精英和悠久的文化传统几乎被扫荡殆尽。我尊敬改革开放三十多年来一些理想主义者为挽救共产党所做的努力,但是很遗憾,有一天当一幕幕真相大白于天下,我们民族很可能难以承受那些痛苦和耻辱。   它已腐朽没落。自古以来污浊的官场文化至今一脉相承,自私、贪婪、虚伪、腐败透顶,官官相护形成一个庞大的特权阶级关系网,台上一套台下一套,表面一套背后一套,高层在权斗,中层在站队,下层拼命捞取财富,没有理想,没有道德,就连它的最末端——大学生入党积极分子也大多是学生中最虚伪最世故(所谓更成熟)的,明明是为了升官发财却要高喊为国为民,没有敬畏,没有底线,庄严宣誓的时刻也敢撒谎——有几人真的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身?人民数十年辛苦劳作,可至今数千万人仍生活在国际公认的贫困线以下,而腐败官场穷奢极欲,每年数千亿“三公”消费,数千亿维稳经费,还有不知道多少亿被偷偷转移国外,长此下去,人民怎么能承受得了?   它的文化基因与现代文明格格不入。暴力革命、“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实质是占山为王的丛林法则,阶级专政意味着一个阶级或政党有统治地位,其实是等级制度的变种。三十多年来,有识之士试图改造它,在丛林政治的基因上嫁接普世文明,于是中国经历了从计划经济到市场经济从公有制到私有制的改革开放。但政治体制几乎没有变化,有人说,政治改革理论准备不足,确实理论不足,因为不可能有一套理论把黑的说成白的。马列主义政治理论的核心是阶级专政,毛泽东的“枪杆子里面出政权”确实是列宁主义中国化,其实就是“打江山坐江山”的翻版。“三个代表”某种程度上算是继承“黑猫白猫”,但已经远离马列毛,到了和谐社会和科学发展观,已经完全背离无产阶级专政,却又不愿放下马列毛,于是理论自相矛盾,不可能走出怪圈,最后只好闭上眼睛“摸着石头过河”了。一个大国的政治文明转型理论缘何困顿至此?根本在于,专政理念与现代文明截然对立,只要不彻底解放思想抛弃共产专制,就不可能找到方向。   党章里罗列一长串互相矛盾的主义、思想、理论、重要思想,孔子雕像现身天安门不到百天又消失了,资本家入党了,唱红的领袖被抓了,却还要高喊“五不搞”,到底要搞什么?哪来的理论自信?这个国家有太多谁都明白的谎言,比如中国人民享有广泛的民主权利,最高权力机关是全国人大,腐败是极个别现象,人权比美国好五倍,等等;有太多毫无道义基础的暴力,比如到处发生的政府勾结黑社会野蛮强拆,在北京非法拦截、关押、殴打上访者的黑监狱,等等。当权力失去道义基础,当一个体制失去信仰和灵魂只能靠大把金钱来维系,它怎么可能带领一个民族实现伟大复兴?   18大描绘了建国一百周年的宏伟蓝图,让我们稍微思考一下,以目前的发展模式,以目前的人均收入增长速度和维稳经费增长速度,到2049年中国会是什么样子?过去十年,中国人均可支配收入增加1.8倍,而维稳费用增长4倍多,从2002年的1348亿元增长到2012年将超过7000亿元。根据财政部发布的中央和地方预算执行情况的报告,从2008到2010年,中国公共安全(公检法和武警)支出分别为4059.76亿元、4744.09亿元、5486.06亿元和6244.21亿元,分别比上一年增长16.4%、16.8%、15.6%和13.8%,这还不算摊派到企业的以及地方政府用于维稳的巨额预算外费用。即使以过去几年最低增长速度13.8%算,2049年中国维稳费用将达到74.6万亿元,人均超过5万元,而如果按照2002年到2011年实际年均增长18.5%计算,到2049年维稳经费将高达333.5万亿元,人均25.7万元,这样的国家还会存在吗?   这个只唯上不顾民的体制极度缺乏创造和谐的能力,官员们整天琢磨领导想什么要什么,而不用在乎人民想什么要什么,因为权力来自上面最终来自枪杆子,只要搞定上面跟对了人就能升官发财,人民算什么东西?能把我怎样?权力黑帮化,没有正义,不公正导致不稳定,巨额财政用来维稳而不是消除贫富差距,于是更不稳更需要维稳,中国已经陷入无可救药的恶性循环。谁还会相信这个体制的维稳费用会降低?为什么就不能换一种政治体制?为什么就不能走全人类都在走的康庄大道非要自己“摸着石头过河”?为什么就不愿兑现一个多世纪以来中华民族无数仁人志士追求自由民主的呐喊?这究竟是为什么?到底是为国为民还是为自己?   三   一个真正伟大的国家,她有市场经济制度基石上人民繁荣富裕的生活、民主法治基石上人人得享公平正义、自由基石上灿烂的科技和文化、全球范围内捍卫公义的能力、引领人类新文明时代的核心价值。二十一世纪的中国一定会成为世界上最伟大的国家,她必须真正属于人民,内部不能分裂,它必须是一个自由、公义的国家,必须是一个民主宪政的国家。 [...]

Wednesday, August 29th, 2012

关于辩论、杭外的一些想法 — 写给杭外人/辩手们

最近收到 Loke 的邮件,得知南外有老师对目前 WSDC 的中国队选拔不满,其中之一就是他认为 Loke 不公正,全是杭外人在主导中国在国际辩论赛上的表现。 作为一名杭外人和辩手,我真是为你们骄傲。因为我知道 Loke 是公正的,不管是谁,不管来自什么学校、什么背景,如果自己不努力,达不到他的要求,他是比任何人都要尖刻都要严厉的。他绝对不会把次好的选手推向 WSDC ——这样对他来说是对辩论的亵渎,而他是把自己的一切都投入到了辩论中的人。所以我相信是你们的卓越,遭到了这样的猜忌。所以祝贺你们,说明你们真的很棒。而且我相信跟着  Loke 脚踏实地魔鬼般的训练,你们会达到更高的水平  and you are going to learn a whole lot more than I’ll ever know. 我在美国,学习工作什么忙起来,就没有办法继续辩论了。所以真羡慕你们还可以参加这个活动。好好珍惜吧!辩论真的是能够训练思维的。我现在这样,被 Loke 撞到,必定是要说我 dumb down 了。尤其是在中国这样的社会,你们为议会制辩论做的每一项准备:从分解 motion,从正反两方面来思考、质疑,阅读了解天下事都是十分有益的,也是不做辩论的人很少有机会进行的一种锻炼。 辩论是民主的一种准备。这也是我当初提议要在杭外开始议会制辩论训练的原因。然而我只是提了一个想法,是 Lin Zijie, Dong Shiyi, Doris Dong 和汤老师他们实际做了很多工作和准备才开了第一场议会制辩论 workshop,才后来逐渐开始了杭外的议会制辩论。 杭外一直有一种传承。我在国内国外都得到了很多杭外校友的帮助,相信你们也有感受,而且今后也会如此关照杭外的校友们。所以我希望在国内现在上大学的杭外辩手有空也能回学校为学弟学妹们做一些参考和指导。我虽然现在笨下来了,十月底十一月回国的时候,也很想能够旁听一场议会制辩论的训练。 然而辩论只是学习的一个方面。我觉得杭外人最难得可贵的地方是我们的同悯心 (compassion) 和源自这种力量的行动力。前面说到子劼、Doris 他们能够很快很 effective 地组织一个暑假 debate workshop 就是这种行动力的证明。我知道你们中还有很多人在环保等方面做了很多努力。我希望这种对自然、对社会、对弱势群体的关怀始终能够成为我们杭外人生命的 driving [...]

Monday, August 13th, 2012

He Weifang on Bo Xilai/ Wang Lijun Case

  Normally I wouldn’t copy and paste an entire article to my blog, but in this case, I have no other option because the original post was deleted less than a day after it appeared on He Weifang’ blog. It’s a translation of an article published in Japanese on Japan’s Foreign Policy magazine, entitled “The [...]

Friday, April 22nd, 2011

写论文5条的法则

刚刚完成论文的最后一稿,回首这两年为了论文忙碌的日子,总结了5条我写论文的法则。大家有什么经验,欢迎补充。 1. 首先完成任何相关的程序性行政审批 如果你们学校有什么 Board 或者 Committee 管你论文的某一方面,先把这个搞定。我已经在 Use of Human Subjects Committee 上栽了两次跟头了,也有朋友因为这个审批不通过,不得不大规模改动研究项目。   2. 论文文件夹分类整理 根据个人需要,就我这个研究,我先在总文件夹下建立了:资料,数据,采访,附录,写作中 5个文件夹。 其中我认为最重要的是资料按关键词组再建分文件夹。大家做文献分析都有经验,就是有大概 10 个左右相关的关键词,有些互相还很接近。在网上的资料库一搜,每组关键词都有个几十篇相关论文。我用过 Papers 但是还是觉得不方便。只要自己把保存的时候多一步,把文章名保存为文件名,其实这样分文件夹的方法也很清楚,而且可以少开一个软件。更重要的是,如果你像我一样在多台电脑上工作,那么我还不知道怎样把一个电脑上的 Papers 数据库在多台电脑上同步。但是用传统的文件夹分类,就很容易同步。 3. 备份,每次另存为新文件 A. 从前面的同步开始说。我是使用 Dropbox 自动同步我整个论文文件夹。这样方便在多台电脑上工作。 B. 把 Word, Excel 或者其他相关的软件改成每分钟自动保存 C. 每次写作完,可能是一天半天或者几个小时,选择另存为,保存文档,或者你的数据库成一个新的文件,文件名以日期时间结尾。这样有需要的时候,比如你突然发现你做的一个巨大改动可能不恰当,你随时可以翻看几天前保存下来的东西   4. 想法比什么都重要 对着空白的电脑屏幕,想着要写人生中也许最重要的一篇文章,而且要写个几万字是一件很恐怖的事情。我一开始看了电脑屏幕几天都没能写一行字。后来才意识到一开始写得很烂也无所谓,不要纠结于字句,应该把整体的想法用最简单语言写下来,这个时候唯一的目标是看的人能理解我的想法。不要扯高深。尤其是大学研究生以上的论文,研究的对象往往是连导师们都不是很熟悉的,所以心里要想:第一稿的目标是让导师们理解我在研究什么(包括有什么突破和意义),我的立场和观点是什么,凭什么/为什么,仅此而已。   5. 引用文献(包括页码)整理清楚 我第一稿交上去才发现我几百个注释和引用居然从第二页开始顺序就错了--我差点没吐血。我至今还没有发现完美的整理注释和引用的软件,所以我觉得还是得用传统的手工做。新建一个文档,把所有的引用文献全部放上去(这个时候可以用软件)然后具体什么地方插引用,引的是哪几个文献的哪几页,还是手工做比较放心一点。我发现有些软件它出错了一个地方,整个都会 update 导致我全文件的引用全部重新做过。实在是很头痛的一件事情。   嗯。就这样。如果大家谁有好的方法,请分享一下。祝所有奋斗在论文路上的人好运!  

Sunday, April 10th, 2011

中国推特圈研究(初步结果)

首先,非常感谢推友们填写我前段时间发出的“中国推特圈问卷”,下面我将简单地介绍一下调查结果。   !!! 还没有填写问卷的朋友,希望您能够帮忙,抽出几分钟时间,填写这个问卷,再看下面的结果!!!!!   因为这样您可以比较客观, 不受影响地对比您的答案和之前问答这个问卷的716位朋友。     也因为我建立的几个 model , 尚需要更多的问卷答案去进行测试,所以您的回答将对我的研究起很大的帮助作用。谢谢您的支持!   —— 再次强调,如果您没有填写问卷的朋友,请线写这个问卷(约花1-3分钟),再看结果. 谢谢了!!!—————- -------特别注意:如果您是接受国家薪水的网络评论员、管理员(俗称五毛),我真心请求您看在我是很认真,熬了很多夜想对于绝大多数自愿使用推特的中国人做研究的份上,不要填写上面这个问卷。我请求您接受一个匿名采访。采访申请单在这里。谢谢您高抬贵手!----------   以下结果来自前699份答卷. 男女比例: 年龄分布: 教育程度: 地理位置分布: 主要行业分布: 除了这些以外,还有自由职业,教师,NGO,法律,设计,广告,公务员,等等多种行业。 工资水平:   使用推特之久:   每天使用推特的时间长短: 中国国内微博产品的使用: 其他网络工具的使用: 在各种公民组织的活动:   以下是我的模型的 Regression result. 由于是初步的 regression 结果,还需要大量的数据去试验我的模型, 所以希望大家能够帮忙继续填写问卷, 用于测验!谢谢! 在我的模型正式出来之后,我将详细解释我的研究结果。再次衷心感谢大家热情的帮忙!    

Monday, September 20th, 2010

请让我拉着这面旗

在国内的时候,就知道这句:我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掷地有声的一句话,在中国却很难有直观的认识;而在哈佛却是几乎每天都可以体验到: 今天 Einat Wilf 代表以色列工党来哈佛肯尼迪政府学院做讲话,内容是以色列的政党布局,当然不可避免地最主要都在讲巴以冲突问题。 讲话开始大概才五分钟,讲到以色列建造的墙很有效地保护了墙内的犹太人,一个西装革履的学生站了起来,大声说:“这是自我防卫吗?我刚从巴勒斯坦回来,看到了他们的人民生活在什么样的困境里。。。”一边说一边从包里拿出一面巴勒斯坦国旗。这时教室里有两个人鼓掌。 今天的组织人是 Nick Burns 大使,他对这个学生说:“我们这里要遵守文明的对话,你有任何意见都可以在之后的自由交流阶段提出,请不要打断Wilf 博士的讲话。” 那个学生问:“那我可以拉着这个国旗吗?” 大使说:“可以。但是请你不要打扰其他人听讲话。” Wilf 也不是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不紧不慢,不动声色地又讲了下去。讲到以色列政客都支持与巴勒斯坦分离建国的时候,那个学生又插话说:“这是种族隔离政策”。Nick Burns大使严辞批评说:“我们在这里举办这样的讲座是给每个人文明地沟通的场地,现在她在讲话,你就要尊重她的发言。如果你再出言打断,我们只能请你出去了。” 这个学生道歉。主讲人又继续讲下去。 过了一会儿,学校的警察闻风进来,要把这个学生带走。这个学生还没有开口抗议,Burns大使上前制止了这个警察,对他说:“我们这里在进行思想对话与意见交流,他已经答应了不打扰别人,所以他有权利在这里拉着他的旗帜。” 讲座又进行了一会儿,一个打扮得有点邋遢的人晃悠了进来,他的帽子上满是写有支持巴勒斯坦口号的勋章,还围着一个典型的巴勒斯坦围巾。他走到举着巴勒斯坦国旗的同学旁边(两个人都在阶梯教室的最后面),非常低声地打了个招呼。然后就这么站着。不久,又来了两个警察,也没有把这两个人带走,而是静静地站在后面。 讲座又过了一个多小时才结束。提问环节有很多人举手要发言,大使一一点名。有多个人提出了很尖锐地问题,主要围绕以色列侵犯巴勒斯坦的人权。那两个抗议者没有被点到名,却也没有发出一句话,只是在后面一个拉着国旗,一个带着帽子和围巾。结束的时候,本以为他们会大声抗议,或者演讲,企图与人辩论;但没有,他们只是很平静地说:请到某某网站来了解关于巴以冲突更多的内容。 这件事情在哈佛几乎天天都在上演,我们经常邀请一些很有争议却也很有影响力的人来讲话。这种 civil dialogue “文明的对话” 每天都是我们生活和学习的一部分。以前读着伏尔泰的话,虽然也觉得心潮澎湃,却没有太多切身的体验。而现在我却是真真正正地体会到:只有当所有人表达意见的权利都平等,不管是穿西装,还是拖着拖鞋,不管是政党的领袖,还是普通学生,甚至无业游民,都能够在一个 civil space “文明的空间” 表达自己的立场的时候,人的尊严,思想和自由的尊严才体现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