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过客

0

10924740_10152544170916193_5912268376469417979_n

有人说,从出生那天起,一个人就开始走向死亡了。美国人更有句成语:人生里没有肯定的事情,除了纳税和死亡。这些话听起来可能令人感觉沮丧,但却是千真万确的事实,尽管活着的人都往往觉得人生末路离自己还遥遥无期。

如果每个人都理性和清醒地意识到:大家都是这个三维空间地球上的临时过客,都免不了的生老病死的命运,那么在这个有限的客居时间里,互惠合作与和谐共存理应成为芸芸众生毋需高智商便可以做出的选择。毕竟在暂短的人生里由于自私导致人人互害是桩非常不值得的事情。其实,这个道理就是这么简单,这么明了。那么,很多人不禁问道:那为何这个地球上的几十亿人就看不到这个理呢?所作所为通常都是事与愿违呢?

读了纽约时报畅销书《前缘今世》(Many Lives, Many Masters)就可以清晰地认识到人世间存在轮回转世和因果轮报,佛家叫做业力轮报。由于人生生世世里的轮回,人无法摆脱每个轮回中的善恶报应,视野往往被局限在眼皮下的恩恩怨怨以及生活中出现各种喜怒哀乐;而这些轮回报应又伴随着这个地球(乃至不同天体)的成住坏原理永恒地循环不息。东方古国(印度和中国)对此早有明确的说法,只是近代人受西方现代实证科学影响,渐渐地淡忘了这些古老的智慧。其实古希腊的圣人苏格拉底也提出过近似想法,他明确提出人的知识来自回忆从前的人生,但今天又有谁去聆听呢?

地质学家们提出大陆板块运动理论,因为他们发现现在的陆地原来都是从海底浮升起来的,而目前的海底板块也曾经是陆地--这个升降过程不是人类一次或甚至于几次文明所能目睹的,它是经历了一个久远的地质年签。哲学家柏拉图提出的很发达的大西洋文明指的就是目前沉睡在大西洋海底的板块。至今为止,人们已经发现了许多海底上有史前文明和建筑遗迹,但都不是我们这茬人类文明的产物。这种沧海桑田的变迁对于为现实生活中疲于奔命的人们来说可能过于殊生久远,但这一切在庞大的宇宙天体演变中却很可能是一粒灰尘生灭的弹指瞬间。这还仅仅是限于三维世界里的狭窄思维,因为如果超越这个时空,那将可能是一个完全不同的物质世界的存在形式和状态,无法用三维时空里的人的思维厘清头绪。李白写的:“夫天地者,万物之逆旅也;光阴者,百代过客也。” 其实也不过是在描述我们的这个三界内的五行世界而已。

佛道两家都认为:如果想摆脱这些世俗的局限以及轮回报应,人就必须修行,走出世间各种的约束。 但觉悟是个缘分,就像得道一样。每个人都有自己人生的归途,但放弃世俗里各种执着是返本归真的前提。愿每个生命像莲花一样,最终出污泥而不染。。。像苏格拉底提出的那样:找回自己的PRIORI或已经迷失很久的真性。

 

 

晚昏的查尔斯河坢

0

37179_458498281192_6669594_n

波士顿的查尔斯河是一道迷人的风景,特别是在入秋后的黄昏时刻。当划船的哈佛学生们在水上和谐地荡起双桨,眼前便出现了一幅动静相宜的水彩画。

美国牛仔?

0

IMG_0079

一位美国同学喜欢开越野卡车。所以,偶也打扮成美国牛仔的样子配合他的越野车。

斯德哥尔摩:北欧的皇冠

0

IMG_0425

 

这个斯德哥尔摩大学办公楼属于典型的北欧式建筑,墙很厚实,冬天保温,夏天凉爽。偶在这里做了为期三个月的访问学者,并对瑞典这个既传统又开放的社会有了新的认识和体验。

 

IMG_0077

瑞典是北欧四国中的老大哥,也是金发碧眼的白人最多的国家之一。这里的人们以耿直,正义,和勇敢著称。(照片是在瑞典皇宫门前拍摄)

“ich bin ein Deutscher!”

0

IMG_0080

"Ich bin Deutscher!"德国是我最喜欢的欧洲国家之一,也是出差常去的地方。
喜欢它的原因诸多,其中包括一对德国教授夫妇曾收养我在他们家里住了一年多。
可惜那时候没有学习德语,否则就可以更好地欣赏日耳曼的风土人情了。

神秘的大红石

0

1935013_166132061192_5452297_n

很多人去澳洲旅行看到的都是东、西海岸的景色,因为中部地区是漫无边际的荒漠,交通不便,罕见人烟。其实,要说起澳洲最不寻常的原始自然风景,非处于Alice Spring地区的大红石莫属。这块巨大的红石被当地的原住民叫Uluru。它就像孤岛一样矗立在这片荒漠之中,格外咋眼。大红石周边的石壁上刻有久远年代的各种符号和图像。传说这块大红石是上天正神在与天魔搏斗时候流淌到地上的一滴血。难怪这里的原住民把它视为很神圣的地标,不让游客攀援它。在这里看日出日落是一种别样情调,因为在这辽阔的天地之间,时间似乎是凝固的。坐在那里,自己瞬间就感觉变成了永恒世界的一部分:不分昨天,今天,和明天。这样的情怀只有身临其境才能体悟到。。。正如当地原住民所说的:May as well be here we are as where we are。

Chambers Pillar 2

从大红石开车几个小时之后,便可以到达 Chambers Pillar,这里的自然状态不晓得已经经历了多少岁月,没有人烟,也没有什么大的野生动物痕迹。在一片荒漠里,所有一切似乎是静止的,在期待ing什么。。。

Chambers Pillar

Colors of Mountain 2

Colors of Mountain 3

Colors of Mountain 4

从牛津街想到的。。。

0

IMG_8258

这张照片是在伦敦牛津街拍的,时值圣诞节的前夕。说不出什么特别原因,伦敦对于我是一个流连忘返的都市。小时候喜欢读狄更斯的小说,因为他笔下的英国社会虽然描述了现实的残忍一面,也同时勾画出人性和希望的存在。他描述过的伦敦是我在这座雾都走街逛巷的真正动机:寻霓那往日的英伦味道。

DSC_4687

伦敦的酒吧摆设别具风格,遍布各个角落,值得光顾。炸鱼和薯条是典型的英国快餐,过去都是拿使用过的报纸包装。但近年来,随着移民增加,各种族裔的美食餐馆也多起来。愛爾蘭作家王尔德曾说过:“谁能主导伦敦晚餐的桌子,谁就能主导这个世界。” 可见当年大英帝国在世界的称霸地位。但其实英国人在欧洲人眼里是最不懂美食了,他们是这样讥笑不列颠人的:世界上最薄的的书就是英国食谱。

IMG_8246

虽然牛津街上购物人总是那么多,其实多数服饰和商品都是现代时装或用具,在纽约也能看到。如果想寻找地道的英伦经典服饰,特别是男士服装,还必须去Jermyn Street。那里有各种量体裁衣的传统服饰店铺,从乡村打猎外套到手工皮鞋。伦敦恐怕是世界上拥有最多私人俱乐部的城市。每个俱乐部特点不同,但都是要求衣冠楚楚的进出,毫不含糊。在富丽堂皇的RAC俱乐部喝下午茶是个时尚,茶叶其实并没有什么特色:红茶加牛奶和糖块,但各种茶点却还是很精致,特别是擦的雪亮的银器茶具。在这里,没有喧哗的声音,大家都笔直地坐着、自觉地低语交流。毕竟,英国著名剧作家萧伯纳说过这样一句话:“考察男人或女人的教养在一场吵架中就看出来了。” 或许因此我们少见到他们的吵架表演了,至少在公共场合。

在游客眼里,在蒙蒙细雨中,撑起一把雨伞,漫步在伦敦小巷里似乎永远是一道难忘的雾都风景。这座城市历经了各种沧桑,依然用它不同时期建造的楼房装点着贯穿市区的泰晤士河,宛如一幅深沉的水彩画。萧伯纳还说过:“你用玻璃镜子照脸,但用艺术品看你的灵魂。” 偶觉得,每一个人都可以用伦敦看到你自己的世界。

美丽的意大利历史名城:Padua

0

IMG_0031

去过意大利很多次的人都知道,除了那些挤满了游客的大都市罗马,佛罗伦萨,威尼斯,和米兰之外,这个古老的地中海国家真正有民俗品味的景色其实是遍布在各地的小城镇里面。为了参加一个精神病和法律的国际会议,我来到了离威尼斯只有两小时路的北方小镇Padua,并在这里住了一个星期。会议的议题涉及滥用精神病治疗和相关法律问题。在这方面,人权组织对中国利用精神病院迫害良心犯已经记录在案多年了。对此,大陆有关专家无法启口,也就没有出席这个国际会议。

IMG_0016

如果说罗马是由于梵蒂冈而耀眼,那么Padua则是由于St. Anthony教堂而著称。意大利毕竟是天主教的发祥地,每个地方最精美的建筑物都是教堂。这个小城镇至今保持着中世纪般的建筑,古色古香,让人流连忘返。意大利人常风趣地说:爱情和战争是不择手段的。那么,这个古城经历了久远的历史沧桑,往昔的风韵依然不减。

IMG_0022

Padua大学是欧洲最古老的高等教育机构之一,里面的墙上依稀可以看到旧日的壁画。在这里上学,简直就是在历史博物馆里读书一样的感觉。在Padua的日子里,令我最难忘的经历实际上是离开这里的前一天:在Padua大学的告别音乐晚会。音乐晚会地点在一个古老的教堂里,一个美声女高音的洪亮歌喉,震撼了所有的与席观众。尽管我听不懂意大利语,但那美妙的声音在高耸的教堂大厅里久久地回荡着,有种天籁之音的感受。后来,又有几位铜管乐演奏巴赫的音乐,也是叫人感觉到一种莫名的神圣spirit。

IMG_0014

意大利的美食是世界公认的。如果说德国人吃饭是为了工作,那么意大利人工作是为了吃饭。在美食,时装,跑车,和浪漫生活上,有谁不愿意做个意大利人呢?人家都说:条条大路通罗马。其实不然,意大利有句谚语:光荣的道路不是鲜花铺成的。但在Padua,我们却看到的是一个鸟语花香的古镇,一个忘却现代生活的世外桃源。

夏威夷的传说

0

HAWAII 3 089

这是夏威夷北部一个非常偏僻的海滨,自然还是劳驾一位当地的明白人带路才看到这么美妙的景色。后来有机会又飞到附近一个小岛Kauai呆了两天,除了领略那里的奇特风光,与当地的夏威夷原住民也有了初步的接触。但与他们真正的深入交流其实还是发生在后来一次从纽约飞往法兰克福的途中。当时身边坐的是一位年轻的这家航空公司的飞行员。因为飞行路程比较长,两个人开始聊起天来。他来自夏威夷的一个小村落,后来当空军飞行员,才离开家乡,退伍后到这家航空公司当驾驶员。夏威夷的原住民人其实长的有点像东方人,或许由此我们相互感觉比较亲和,天南海北,口无遮拦。他提起当地人的很多风俗和文化,特别是许多人或许因为思想淳朴,天生具有一些人体特异功能,很是令人神往。据说,中国历代修行是师父找徒弟,而且要看弟子身体里的黑白两种物质的比例。根基好的自然白色(好)物质多,黑色(坏)物质少,否则反之。这个飞行员平静地说:他们部落里有些人就能看到人体上这两种物质的存在。他以前就凭借这个审视人的好坏,现在年纪大了,融入世俗社会久了,这个功能衰弱了;但他的小女儿现在还能看得很清楚,和生人交往的亲密与否直接和这个功能有关。我当时表示很震惊,毕竟身边这位素不相识的飞行员居然就怀揣东方修炼界传说中的绝技。看着我诧异的表情,他继续说:他们的长辈讲过,这个地球其实面临前所未有的灾难,而多数入却不知道。与人为善,与天地的和谐是是人类的唯一生存之道。所以,他准备在不久的将来,把德国媳妇和两个孩子接回夏威夷的岛上。平静地迎接未来。。。这个说法其实并不稀罕,毕竟在古老的玛雅人预言中也出现过。

在这个世界上,还有许多深陷世俗的人们所不知道的事情。他们中的有些人因为接受了一些教条般的现代科学教育,在沉沦的人海里自命不凡,蔑视实证科学所接触不到的一切学说和事物。眼下尽管有高科技的发展和引进,但这并没有给今天的人类社会带来任何像老子和苏格拉底一样的哲人。难怪有人说,很多现代人追求的倾向于事物的表象,而不是其本质,更少于对内心精神世界的探索。奥古斯狄尼斯曾说过:“世界是一本书,而不旅行的人们只读了其中的一页。” 当然,这地球上也没有太绝对的东西,对于一个思想狭隘的人来说。世界这本书打开的永远停留在他/她眼缝里看到的那一页。正如英国一句谚语所述:蠢驴再出去旅行,回到家里还是变不成骏马。

一切都将是记忆

0

29779_413978066192_642356192_4867663_7197964_n

希腊是个富有久远神奇传说的古国,第一次去是2003年,因为当时希腊首相是校友,学校故安排我们班在雅典实习两周。后来,自己又伺机去了几次,每次在那里都感受不同。遥想当年,圣人苏格拉底为了传授给人类崇高的智慧,“舌战群儒”,独树一帜,结果还是被用当时的恶势力利用所谓民主的形式害死了。古希腊语言和中国古代诗书里文言文一样,现在很少人能看懂。在著名的 Cape Sounion, 还依然可以看到英国诗人拜伦在 Temple of Poseidon 大柱子上所留下的诗句。这位豪情满怀的潇洒诗人为了保卫他挚爱的希腊而战死在这块异乡土地上,也赢得了希腊人民对他的永恒敬重。时过境迁,人们还是能看到往昔的历史遗迹,但却过着21世纪里的现代生活。如果想启封旧日里的记忆和睿智,还需拜读苏格拉底的大弟子柏拉图的代表作:《理想国》。其实,东、西古老文化有许多相通的地方。比如苏格拉底提出的探索内心归宿的Priori,与老子传授的返本归真似乎是同出一辙。在Meno一节中,苏格拉底通过启发式问答,让一个从未受过教育的奴隶解答了一个复杂的几何问题。证明人的能力其实是回忆先天所具有的本领,而不是后天产生的。但苏格拉底也明确地指出,人可以通过不断的对自己先天的Priori探索并接近它,但永远回归不去了。

Philosophy或古希腊哲学其实由两个字组成 philos (love) and sophia (wisdom),意思是对智慧的热爱,和当代人所理解的哲学概念差之千里。古希腊人把知识和智慧区分的很清楚:一个是世间积累的信息或技能,另一个是恒古的先天思辨能力。苏格拉底曾说:The unexamined life is not worth living在雅典时,一位贵气十足的绅士告诉我:其实苏格拉底已经回来了。。。 那当然,谁找到,就是谁的福份。

Log in